汽车数字化的转型过程中华为可以做什么

雷锋网按:对于汽车界而言,华为的独立汽车品牌成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一个智能汽车变革的时代,华为立意造数字引擎,这将是一件造车更为广阔、更为有想象空间的事情。

首先改变的是经营模式 —— 从产品价值经营向用户价值经营转变,通过持续迭代的新功能、新服务获得持续的收入,卖车不再是价值变现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朱凤莲说,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目前确实还有很多台湾同胞对大陆缺乏了解和认识。人之相交,贵在交心。我们积极推动两岸各领域交流,就是希望两岸同胞能够交流互鉴、对话包容,加深相互理解,增进互信认同。

此外,也包括了业内独家全系 800V 高压快充解决方案、双电驱系统这样的助力车企实现电动化的转型。

虽然此前在北京车展,华为已经在北京车展亮相了汽车智能化的一系列设备;但这次华为独立成立「HI」标,更是希望能够给予汽车品牌层面的赋能,与此同时,也承担着华为希望创造70% 的新价值,也希望为车企带来品牌层面的溢价。

目前,汽车正在经历一场数字化的转型,汽车不仅仅再是移动工具,更多的是以科技产品为最终形态作为考量。

在当下的汽车生态当中,时间是非常紧张的,而Hi Car 是能够快速帮助车企进行数字化转型,并且快速借助手机的繁荣生态,使得消费者能够以较低的学习成本迅速获得智能化的体验。

但映射只是短暂的过渡方案,显然不是华为的最终目的。华为所着力打造的鸿蒙OS 系统才是最终的理想形态。

民进党当局和岛内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惯以各种方式抹黑诋毁大陆,不择手段阻挠限制两岸民间交流,大肆打压从事两岸交流的人士和客观报道大陆的媒体,企图愚弄岛内民众,剥夺他们“知”的权利,这种倒行逆施是不可能得逞的。

目前,鸿蒙OS 正在发展自己生态系统,吸引更多的开发者。

(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这无疑是给当下焦虑的车企一剂良方,以最小的时间代价,速度接轨智能化赛道。

从底层的智能驾驶操作系统、到为汽车提供动力的双电驱、以及800V的快充方案的补能方式,再到汽车的智能化座舱。华为已经设定了一系列的汽车智能化的转型方案。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徐直军表示:「既然软件定义汽车,那软件就占了相当重要的因素,而软件需要不断迭代,它的价值是在使用过程中体现的。」 

而这一部分的空白,正是华为的机遇所在,更能够承接华为以前三十年的技术积累。

无论新旧造车势力,都加注在智能化的投入。在新旧博弈的交替之际,往往迸发出奇妙的创新力量。

反而是不成熟的领域,但是现在要它们(科技)都融合,它们(科技)是最应该投钱的部分,这样才能体现车企的差异化,而且这时候用户是可见汽车的替代速度的。」

Hi Car 是能够将华为手机屏幕和车机系统之间形成有效链接的途径,更为重要的是能够承接华为背后的多屏生态,形成一套车家互联的体系,使得用户能够得到更好的用户的体验。

期待华为带来的智能汽车的新变化。

与此同时,在这次Mate 40的手机发布会上,发布智能汽车成为独立品牌,显然是一件有深意的事情。事实上,两者之间也是一件有链接的事情,并且配合度非常紧密的事情。

在Mate 40 的发布会上,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 BU 总裁王军是这样说,「HI 带来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继承华为三十年的技术积累,和汽车行业深度融合,并追求跨越式技术发展,实现领先与超越。」

先来看看「HI」标涵盖什么样的内容,或者是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基础能力?

华为所瞄准的是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华为所提供就是数字化引擎,践行的也正是其不断对外强调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

智能汽车的元年已至。

相较于手机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急速变化,汽车行业的链条更为更长,生态的构建更为复杂,客户的需求也更为多元,这将是一场复杂的战争。

「HI」提供了强大的算力和操作系统,包括三大计算平台,智能驾驶计算平台、智能座舱计算平台和智能车控计算平台,以及三大操作系统 AOS(智能驾驶操作系统)、HOS(智能座舱操作系统)和 VOS(智能车控操作系统)。强大的算力和操作系统的支持,是汽车实现软件定义,持续的开发新功能,不断优化体验的基础能力。

伴随着底层的技术发展变革,与之相对应的商业模式也发生了变化。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在北京车展前夕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生态论坛上,王军表示:在传统汽车走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过程中,需要进行全方位的变革,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对此,朱凤莲表示,这些说法完全是胡编乱造,别有用心。

「事实上,当科技属性增强了以后,造车的费用跟科技投入比起来是小头。因为本身机械制造,发动机技术,传统的技术基本上是比较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