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长视频谜雾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之所以此事的不断发酵并引发争议,中国政法大学光明新闻传播学院朱巍教授分析认为,因为这次事件的主角是作为中国文科顶尖院校的北京大学,本身就具有关注度,而且北大最近新闻不断。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他表示,从这个诗句的角度分析来讲,其实现代很多被引用的诗句,表达的已经不再是当时被创作出来的意思,断章取义已经成为常态。北大官微也只是觉得这句诗所表达的情感还是“少年得志”。

狗尾续貂?原诗出处究竟为何

包括拥有179万粉丝的“知名人文艺术博主”——赵皓阳-Moomfans也发微博称:“看起来挺励志,但是全诗很不吉利”,后面还将其形容为“来自官方的嘲讽”,而且是“在高考之前开嘲讽”。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针对网络争议,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搜索知乎发现,关于“如何看待北大官微发小诗被质疑是‘官方嘲讽’?”的话题有480个回答,记者联系到了其中被点赞次数较多的答题者王志(化名)。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记者了解到,“籍合网”是中华书局古籍整理与数字化综合服务平台,1954年5月,中华书局总部迁址北京,1958年改为以整理古籍为主的专业出版社,曾出版《《资治通鉴》《中华大字典》《四部备要》《图书集成》《中华百科丛书》《二十四史》等。

诗句断章取义已成常态 只因主角是北大才备受关注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而从北大官方的角度出发,其发出这句诗的本意是为高考生加油。”朱巍称,北大不会在这关键的节点做出像网友所说的“高级黑”行为。

此前,焦点一号发动机已相继完成多次全系统长程试车及二次启动试车,累计试车时长突破2200秒。后续,焦点一号发动机将继续进行摇摆试车、发动机整机振动模态试验、发动机各类边界试验、发动机寿命与可靠性摸底试车等地面试验。

于是他先从籍合网的数据库中找到了出处;为了严谨起见,他又翻寻了著名文史专家钱仲联主编的《清诗纪事》和梁启超著的《饮冰室诗话》这两本书,得知这句诗是出自吴庆坻的一首七律尾联,并且进行了改动。

7月8日,该博主再次发微博称,“这个事情讨论了好几天,已经是超出我的文化水平了,我把各方网友后续的观点和探讨都编辑到原微博里了,可以看到这件事情已经到了一种螺旋式上升鱼头咬鱼尾,不过文学考证上的这笔债,谈起来还真有意思的很,仅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网友已道歉 北大官博删内容未作回应

通过对比,不难发现,最后一句中是“须知少日”而不是“须知少时”,是“拏云志”而非“凌云志”。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焦点一号发动机是星际荣耀自主研发的15吨级可重复使用液氧甲烷发动机。该发动机采用一型多用的设计思路,由一种定推力基本型衍生形成变推型、真空型共三型发动机,组件可共用,有利于降低研发周期与经费。15吨级推力发动机既可采用多机并联的方式作为运载火箭一级基础动力使用,也可单台发动机作为火箭垂直回收动力或者火箭上面级动力,一型兼顾两级需求。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王志认为,北大并没有在“高级黑”,他身边的很多同学也持这样的观点。他分析称,北大官博“很明显是抄了网传的句子,而不是吴庆坻原诗”,而且“这种事不值得回应”。

王志还强调:“我没有为学校辩护之类的心理,北大人从不吝于批判母校。我想说的是没人关心的事实和真相,很多人都没有求真的态度和能力,有人煽风点火就大开嘲讽,实在是太情绪化和娱乐化。应该多点求真的态度。”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所以王志断定,网传的两句诗很明显是狗尾续貂。但是他认为北大官微用这句未尝不可,只不过,吴庆坻的原诗以及网传的伪诗都不够“积极”。原诗的诗人尽管如微博博主赵皓阳-Moomfans所说“地位已经超过绝大多数人了”,但还是能看出诗人在自嘲,这种自嘲下隐藏着孤愤和不得志。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记者还通过中华书局的“经典古籍库”进行了查询,检索出清代诗人吴庆坻《题三十小像(其一)》中写道:“食肉何曾尽虎头,卅年书剑海天秋。文章幸未逢黄祖,襆被今犹窘马周。自是汝才难用世,岂真吾相不当侯?须知少日拏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随后有网友发微博称“这句诗所表达的思想感情并不适合在此时用来给高考生加油,于是在网络上搜索其出处,百度显示为全诗为‘须知少时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那晓岁月蹉跎过,依旧名利两无收’。”

对于“北大官博为什么会读不出来其中多个问题”的疑问,他解释道:“现代社会分工细化,隔行如隔山,尽管这是文科生的常识,但是显然这个常识并不是大家都拥有的”。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王志表示,自己是刚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毕业的一名学生,因爱好诗词,对此也有些研究,当看到网传的全诗中的后两句时,不仅从意思上感觉明显不对,“最异常的是,文人一般不会写出律严重的诗。网传诗句文辞甚劣,格调卑下,且整首平仄不谐,基本可以断定是伪诗。”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而在7月6日,知名杂志——《读者》官方微博发了内容为“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的高考话题,但底下同样有网友贴出网传该诗后两句“那晓岁月蹉跎过,依旧名利两无收”。不过也有网友表示网传诗句是伪诗,并找出原诗吴庆坻的《题三十小像(其一)》进行说明。

未来,焦点一号系列构型发动机将使用在星际荣耀自主研发的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双曲线二号”上,一级安装9台,二级安装1台。星际荣耀计划通过双曲线二号一子级百公里垂直起降试验突破并全面掌握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技术,并于2021年执行双曲线二号运载火箭首飞任务。届时,该公司将掌握液体推进剂运载火箭的可重复使用技术,实现中国商业航天领域进入空间能力的又一次提升。(完)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7月6日“知名人文艺术博主”赵皓阳-Moomfans贴出原博并更正道歉“这个是我没文化了,我要向北大郑重道歉”。

据了解,发动机具备连续变推力能力是实现运载火箭垂直回收技术的必要条件,也是最核心的技术之一。星际荣耀相关技术专家表示,焦点一号发动机此次实现的是连续变推力试车,与传统的阶梯式变推力相比,可通过发动机推力调节控制系统,驱动流量调节阀对推进剂流量进行连续调节,这样不仅可以实现推力的连续控制,而且还可以实现在变推力工况下推力室混合比的稳定控制。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