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子欧“万人多面”才是健康险产品设计的核心

近期,保险公司集中披露了上半年经营状况,包括“5家保险类上市公司中报悉数披露完毕,利润同比下滑”、“2020上半年互联网财险业务负增长”、“上半年42家保险公司实现互联网车险保费收入111.72亿元,同比负增长24.34%。”等等新闻频频被爆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健康险相关新闻—— “普惠型医疗保险火了!25元一年保55万!大势所趋”以及“百万医疗险破冰!保险期间内保证续保,69万人抢购一款产品”等。

作为波奇宠物的早期投资人,KIP中国一路伴随着其成长。2015年,尽管中国宠物市场还未发展成熟,甚至被认为是一个做不大的生意,但嗅觉灵敏的KIP早已看到了这个领域的无限潜力,最终以千万美元投资了波奇宠物。

从参保人群来看,“百万医疗险”一般对健康告知的要求更加严格,这点与普惠险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也就导致百万医疗险的投保用户大部分都是健康人群。

中国市场是KIP投资布局不可缺失的一个重要板块。2008年,34岁的扈景植被委以重任,来到了中国,在决定拓展中国区业务之前,他在2007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时,整整考察了6个月。

因为这粒黄豆大小的月岩,时年43岁的天体化学家欧阳自远被急调入京,主持月岩研究工作。

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内部环境暗涌波澜,KIP中国逆势而行,募投管退,齐头并进。如今,KIP中国在国内完成了包括人民币及美元基金在内的,共计7支基金,总管理规模超过50亿,投出8个IPO企业,实现11个项目的成功退出。

回忆当时的投资逻辑,扈景植说:“看着美国成功的上市企业Chewy的发展,感觉国内也急需走出来这么一家庞大的宠物公司,希望波奇也能成长为国内最好的宠物品牌。”如今随着顺利IPO,波奇宠物也为KIP中国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收益,也进一步应证了KIP中国在TMT领域锋芒显露的捕猎能力。

通过创业,他首次接触到风投,并最终机缘巧合选择投身到这个行业中。加入KIP之后的8年时间里,扈景植投资了超30家企业,其中10家在韩国顺利IPO,覆盖了企业服务、消费、智能交通等行业,更收获了国家级的“最佳投资家”称号。“我们当时投了一个项目,100万后来变成了1个亿。”扈景植觉得那是一个风光无限也充满了巨大泡沫的时代。

主打“低价”、“性价比”等特点的普惠险, 在“引流”阶段必定广受欢迎,但由于涵盖了老年人和既往症用户,低保费高保障的普惠险风险也相对较大。

2008年扈景植初到中国,彼时中国创投行业也受到了冲击。这场金融危机给了他一个深度思考的机会,判断到底该从什么方向开始投资。扈景植告诉自己,必须保持自己的节奏,不能着急。这也使KIP团队在经历未知的金融风险或者说外部风险之时,在各个行业都积攒了丰富的应对经验。

中国银行董事长刘连舸表示,中国银行作为全球化、综合化程度最高的中资银行,将持续加大资源投入、深化金融产品创新,围绕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现代产业体系建设、跨境资金流动、社会治理、民生改善等重点领域,向海南自贸港提供优质高效的一揽子综合服务。

中国的保险产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大众认知为等同于理财产品。因此当目光聚焦到健康险时,大家所关注的点也被带进了“保费多少”“理赔多少”“返还多少”这些与健康无关的“理财”特性上,产品宣传的核心也总是聚焦在“钱”上。

业界普遍认为,如果出现后续赔付比例大幅高于预期,或者业务质量有恶化的趋势,保险公司不排除会采取类似百万医疗险的策略。但如果这样,保费上涨是必然的选择,对用户的筛选(核保)也会更为严苛,也就脱离了普惠险的现有形态。

看懂之后再出手,是扈景植的投资原则之一。他一直告诫自己,要懂得躲避风口。“最好还是比人家早一点看到,在行业高峰期不要去扎堆,因为一旦泡沫破碎了就很危险。”

具有低保费、高保额特点的“惠民保”等普惠型健康险产品,在地方性政府相关部门的推动之下,由商业保险公司承保,通过商保与医保的衔接,为超出医保范围的部分风险进行赔付,参保群体以该城市有医保的群体为基础,基本是一城一模式。

过去三十年,中国创投市场瞬息万变,新的商业形态和投资机会层出不穷。身处这样一个历史红利期,虽然投资收获颇丰,但是对于扈景植而言,也有一些遗憾。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到,今年4月,银保监会发布通知,明确费率可调的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范围、费率调整的基本要求等内容。

《中国银行海南自贸港综合金融服务方案》发布暨政银企签约仪式。中国银行供图

无独有偶,与2020年一季度情况相同的是,2020年上半年,健康险再一次成为了一个“异类”。

1978年5月20日中午,美国副总统专机平稳降落在北京机场,机上走出的人是布热津斯基,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2010年,我才在中国投了第一个项目。”扈景植说,“中国市场空间巨大,但是当时我对中国十分陌生,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所以前两年,我一直在观察,没有出手投项目。”

随着波奇宠物的成功IPO,盘踞其背后多年的投资机构浮出水面——KIP中国。背靠韩国金融控股集团,KIP已经深扎中国十二年,堪称一个外来VC的典范。2020年以来,KIP中国不仅收获了两只规模超10亿的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规模超50亿元人民币,也在不到两年时间里,收获了6个IPO。

这一年,疫情肆虐,但KIP中国并没有被打乱投资的节奏,获得的是接踵而至的丰收。

这些果实如今尝来分外甘甜,但其背后,是一个来自异国“创业者”的成长故事。从刚来时只会三句中文,“你好”、“谢谢”、“太贵”,到如今能够用中文自如对谈,KIP中国管理合伙人扈景植笑称自己是“最懂中国的韩国人”。

回顾在中国投资的这12年,扈景植说,“随着在中国市场的深耕,我们的投资逻辑也在逐渐发生变化,我们更趋向投资于综合性赛道。今年疫情发生以后,我们的看法也是一样的,中国大的环境非常符合KIP综合性投资的期待。”

扈景植曾多次提到,最遗憾的是错过了京东和陌陌的投资。在拿到京东的BP以后,KIP中国团队集体讨论了这个案子,但大家意见不一。“当时看不懂中国市场,觉得这个项目在打擦边球,所以没有投资。”

然而,这位日后的“嫦娥之父”、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知道,成分分析得再好,石头终归是人家的。中国科学家用起来,还得省之又省、小心呵护。什么时候中国人也能登上月球,采集自己的月岩样本?

而国人对保险的长期认知(即对“理财”特性的关注)会导致大部分没有享受到“赔付”的健康人群续保概率大大降低,续保的用户中“非健康”人群的比例越来越高,赔付率也随之升高,保险公司的赔付压力可想而知。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在KIP中国的投资路径中,化妆品行业同样是被时光机理论验证的一个赛道。在韩国,KIP投资了众多化妆品项目,其中包括韩国三大化妆品集团之一的ABLE C&C(谜尚品牌母公司)、NATURE REPUBLIC、TONYMOLY等知名的化妆品企业。仅仅谜尚这家企业,2年时间就让KIP获得了30倍的投资回报。

相似的逻辑放在中国化妆品市场,就可以挖掘到巨大的投资机会。2016年,KIP中国投资纽西之谜时,这家化妆品生产公司的年销售额只有5000万,到今年,销售额已经突破2亿,成长速度可谓突飞猛进,潜力无限。

“未来投保用户不再是由于低价等因素来选择健康险,一定是因为健康险产品适合自己、能够为自己带来健康,才会进行选择。”

2015年,扈景植率领KIP在中国成立首只合资基金——方正韩投健康产业基金,规模1亿美元。这被扈景植认为是他做得最成功的一个决定,标志着KIP中国开始迈出了“本土化”的一大步。

扈景植表示,这一方面得益于其优异的投资成绩,另一方面集团作为基石LP让KIP中国“背靠大树好乘凉”,母公司韩国金控集团每年会给KIP一定比例的资金支持。此外,韩国社保基金、国开行等也是KIP中国的长期稳定LP。近年来所取得的成绩也让国内LP争相追逐。

在波奇宠物之后,又一枚耕耘数年的硕果即将落入KIP中国的口袋中。日前,KIP中国被投企业——凯因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在上交所顺利过会。这意味着,凯因科技或将于10月登陆科创板挂牌交易。KIP中国于2017年投资了凯因科技,一旦企业成功IPO, KIP中国又将迎来丰收时刻。

“我们花4个月全面解剖,搞清楚了它的化学成分、矿物组成、演化历史等,为此发表了14篇论文。”欧阳自远回忆道,“美国人都说,中国科学家,了不起!”

行业寒冬下,能保持稳步的发展节奏实属不易。2008年金融危机,扈景植见证了国内VC/PE行业的大洗牌,有的人趁势而起,有的人就此倒下。十年一轮回,2018年资管新规之下,国内股权投资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20年已过大半,KIP中国的投资节奏一样在稳步推进中,接连投资了能链集团、瑞通生物、飓风出行、好心情互联网医院、迈科康、臻格生物、龙猫数据、复诺健等十余家企业。

9月30日,波奇宠物正式登陆纽交所,坐稳“宠物垂直平台第一股”的地位。2008年以“波奇社区”和“波奇商城”起步,十二年过去,波奇宠物终于迎来高光时刻。

亲历了中国创投过去十年浮沉,扈景植直言越来越有信心,他正率领着KIP中国加速奔跑。

在银政企签约环节,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分别与海南省发展改革委、海南国际经济发展局签署了服务海南自贸港合作备忘录,与海口江东新区、海口综合保税区等6家自贸港重点园区及多家重点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最关键的是看项目本身是否值得投。实际上,困难越大的时候越要保持稳定的投资节奏。过往的投资经验告诉我,要具备逆向思维能力。别人害怕的时候,我要多投,别人都大胆的时候,我要小心一点。”扈景植说。

2008年7月,被KIP委以重任的扈景植单枪匹马来到中国,那时他对这样一个广阔市场充满了无限憧憬。没想到一个月后,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十二年过去,从上海一间不到50平的狭小办公室起步,到如今扩充至超30人的精英团队,诞生于危机之中的KIP中国,已然崛起成为一匹“黑马”。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东亚经济迅速崛起,日韩领跑在前,中国紧跟其后,这无形之中为KIP投资中国提供了最有力的参考,让其投资布局更具前瞻性。

国际疾病管理协会理事汤子欧指出:“万人多面”的产品设计和定价方式,才是健康险产品顶层设计的核心,好人生科技提供的“全量承保”技术,可以让保险公司结合市场真实客群画像定制“万人多面”的保险产品,实现保险机构健康险业务真正放量发展。”

据雷锋网了解,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保险业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6.46%,与2019年上半年相比,下降了7.7个百分点,但健康险保费收入4760亿元,同比增长19.72%,是上半年仅存的3种两位数增长的保险业务之一。

KIP正是隶属于其风险投资业务板块,作为一支有着三十多年历史的韩国老牌风险投资机构,已在韩国VC排行榜NO.1的位置连续霸榜超过十多年,已投资案例超过1000家,其中更有200余家已在各国/地区二级市场上市,在生物医药/大健康、大消费/物联网、高精技术/AI等方向皆有布局,其投资组合中不乏Naver(Line母公司)、KakaoTalk、Osstem、Auris、YG Entertainment等一系列明星公司。

沉浸研究中国创投市场两年后,KIP中国在2010年相继投出阿尔特汽车、韩都衣舍等多个知名企业。也是在这“潜伏”的两年时间里,这位韩国投资家的中文水平飙升。回忆起这段往事,扈景植开了一个玩笑,“可以听懂中国创业者说什么的时候,我就正式出手了。”

孙正义提出的著名的时光机理论,是投资行业非常经典的一个投资逻辑模型,意思是充分地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发展中间的不平衡,先在发达的国家开展业务,然后等时机成熟后再杀入发展中国家,仿佛坐上时空机,穿越过去和未来。

在扈景植看来,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在生物医药领域——人们对于自身健康日益重视,对美的追求也在提升,基于此衍生的消费需求就是大健康行业未来发展的原始动力。

5月15日,KIP中国B轮参投的沛嘉医疗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2020年首个登陆港交所的高端医疗器械公司。同时,沛嘉医疗公开发售超额认购近1200倍,冻资额超过2600亿元,成为今年新股“冻资王”,也是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以来认购最踊跃的生物科技股。

在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餐饮行业协会针对“坚决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向协会各会员单位、各餐饮企业下发了《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倡议书》,号召市民积极践行“光盘行动”,自觉抵制“舌尖上的浪费”。

国内接连收获6个IPO,扈景植,最懂中国的韩国人

不仅如此,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健康保险相关企业近7万家。今年上半年,注册量达到2399家,同比增长84.1%,其中二季度新增1685家,环比大增136%。

2015年,深圳市政府推动了具有普惠性质的深圳政府重疾险,拉开了各地发展普惠险的序幕。到今年,“一城一险”的普惠型医疗保险大有爆发之势。

国际疾病管理协会理事汤子欧说道,“疫情的催化让健康险行业迅速崛起,但不免也暴露健康险的短板,包括风控成本高及承保无力、产品同质化严重、产业上下游不健全等等。行业全面扭亏的拐点还未到来。”

在发布会上,中银香港、中行新加坡分行、中行伦敦分行等中国银行境外机构代表表达了深入参与海南自贸港建设的意愿。

月球(图源:新华社)

对比中韩两国的国情和经济发展阶段,如何保持两个市场的充分互动,是KIP中国独有的一种投资策略。在不同的产业赛道上,中国和韩国存在明显差异。比如人工智能、共享单车、互联网消费等领域,中国比韩国发展更快,而在新药、无人驾驶等行业,韩国比中国起步更早。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目前普惠型的医疗保险已经在22个城市落地,一年保费只有几十元,但其对应的保额可高达100万元甚至200万元。

此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重启尼克松下台后停滞不前的中美关系,尽快推动中美建交。为表诚意,布热津斯基随身带了一份特殊的礼物:1克重的月球岩石标本。

作为身在异国他乡的基金掌门人,在来中国之前,扈景植就已经在韩国的创投行业取得巨大的成功。在进入风险投资行业前,毕业于韩国国立首尔大学管理系的扈景植的身份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

而今,在大环境的冲击下,一级市场“钱荒”已久,PE募资规模持续缩水。与此形势截然不同,KIP中国弹药充足,甚至募资翻倍。在2020年初逆势完成两支新人民币基金的募集,总规模超10亿人民币,背后LP阵容豪华。扈景植笑称,在国内LP看来,KIP中国是一家比较靠谱的外资VC。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9月30日,宠物生态平台——波奇宠物正式登陆纽交所挂牌上市,坐稳了“宠物垂直平台第一股”的地位。

汤子欧指出:归根结底,用户对健康险的要求并非金钱赔付,而是健康保障。健康险的本质应该回归到“人对健康的诉求”上来。雷锋网

扈景植回忆道,“最开始对本地的商业逻辑不是完全理解,资本市场的IPO政策也不熟悉,之后就慢慢学习。”最终,经历了两年的摸索期,KIP中国开始正式加入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浪潮中。

去“理财”化,为健康险盘活沉默资产

1克重的月岩一分为二,0.5克送去北京天文馆对公众展览,剩下0.5克交给全国十几家研究院所进行分析。

沛嘉医疗之外,KIP中国在2019年在国内还一连收获了复宏汉霖、微盟、亚盛医药、万咖壹联等4家IPO企业。其中,复宏汉霖是扈景在植在中国非常得意的一笔投资。2015年,KIP就投资了台湾汉霖,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渊源,在复宏汉霖第一轮公开融资时,KIP中国就加入了,成为唯一一家投了复宏汉霖上海、台湾两地公司的VC机构。

中国银行还发布了《中国银行海南自贸港创新金融产品与服务》和《中国银行海南自贸港康养金融服务方案》。创新金融产品方面,将适时创新推出本外币跨境双向资金池、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服务,让客户第一时间享受到最开放最便利的跨境金融服务。康养金融服务方面,将围绕“产业金融、消费金融、投资金融、公益金融”四个方面,多方共同推进海南旅居康养发展。

实际上,KIP中国在医疗领域早已布局多年,扈景植接受投资界专访时更表示,“未来十年,投资中国,必须要投资大健康领域。” 在他看来,生物医药领域是一个已经被韩国市场充分验证的黄金投资赛道,而2020年,正是这个赛道的收获之年。

KIP诞生于韩国金融控股集团之下,这家1974年成立的韩国最大的以证券投资为主要业务的综合性上市金融公司,业务涵盖证券、基金管理、互联网银行、储蓄银行、风险投资、PEF(私募股权基金)、信贷业、 对冲基金等全金融领域 ,如今资管规模近2300亿美元。

“作为一家外来VC,通过十余年的积累,KIP中国在华发展步伐越来越稳健。我们越来越有信心了。”深耕中国十二年,扈景植如是说。

那么,针对健康人群的保险产品定制,则直接决定了他们的续保率,也决定了能够为保险公司盘活多少“沉默资产”。

一个外来VC的典范,今年募资逆势翻倍,LP阵营豪华

中国银行是第一家在海南设立机构的银行,已在海南深耕106年。近年来,中国银行主动参与海南自贸区(港)制度创新和招商引资工作,已成功实现FT账户、国际投资及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业务、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区块链融资、跨境资产对外转让等多项业务的创新首发。(完)

“超长续保”的百万医疗险也应运而生,目前市面上最长续保时间可达到20年,不受健康情况、产品下架的影响,给投保用户吃了一颗定心丸,但仅仅把关注点聚焦在“续保”时间上,仍然不能让健康险回归本质。

好人生科技的“全量承保”技术,可以把人群分成9.3亿种健康和医疗风险画像,生成个性化的健康风险管理方案。这也就意味着,通过基于数据的由“千人一面”转向“万人多面”的产品设计和定价方式,并进行精准的健康风险干预。无论是健康还是非健康人群,在购买了健康险以后,都可以获得定制化的产品,得到更适合自己的健康管理服务,让自身的健康获得保障。

入华十二年,“我们越来越有信心了”,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是生物医药

布热津斯基此行非常成功,中美1979年1月正式建交;同月,邓小平出访美国。而那1克月岩标本,并未因布热津斯基“主线任务”结束而束之高阁。相反,它悄然走进了一个更加宏大的“支线剧情”——中国探月工程。

弹指一挥间。从初来乍到,扈景植在中国的创投市场深耕已12年之久,厚积薄发,KIP正迎来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前期发展速度慢,这样我们以后可以走得快一些。未来两三年,希望KIP中国的目标管理规模达到100亿,投资会紧紧跟随国家政策方向。”这是扈景植的期待。

产品顶层设计仍是千人一面

《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倡议书》建议,餐饮企业要积极增添小份菜,引导消费者适量点餐。其中,承接婚宴、寿宴的企业,要对提供顾客的宴会菜单重新进行审核,调整超量菜品;承担自助餐服务的企业,要大力倡导消费者适量取餐,对超量剩菜、剩饭的个人给予有效处理。

刚来中国前两年没有出手投项目,错过京东、陌陌是最大遗憾

海南省政府副省长沈丹阳致辞称,海南自贸港发展前景广阔,金融机构和各类企业大有可为。中国银行出台《海南自贸港综合金融服务方案》,体现了国有大行的政治担当和对海南省发展的大力支持,希望中国银行积极推动金融创新,帮助海南省拓展国际合作空间,以金融力量支撑海南自贸港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