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仝小林在火线战斗42天中医抗疫大有可为

3月5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仝小林来到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长江日报记者金振强 摄

3月5日上午,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在全国首开新冠肺炎康复门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仝小林来此指导。

宣布破产3年后才可申请免除债务

深圳市人大法工委表示,之所将免责时点设定法院宣告债务人破产之日起3年,主要是考虑到个人破产立法在国内尚属首次,从社会接受程度和风险防控而言,宜谨慎稳妥、逐步推进。

“我当时是博士生,在苏北医院治疗这些病人,中医很有效果,抢救回很多危重症患者。”

另外,债务人不得担任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和金融机构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职务,不得从事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从事的职业。债务人获取1000元以上借款或信用额度的,都要向出借人或授信人声明本人破产状况。

高磊的病人大多是70岁以上的老年人,日常生活需要有人照顾。为此,高磊经常协助病房清洁、送饭、帮病人送衣物等工作,还对病人进行心理疏导。危重症病房里有两位孤寡老人,没有亲人关心,对患新冠肺炎十分悲观,一直沉默寡言。高磊和同事们不仅把自己的生活物资带给老人,还时常陪他们一起拉家常。一位92岁的病人和他的妻子双双感染了新冠肺炎,被安排在两个病区,夫妻俩彼此挂念。高磊得知情况后,给这对病人夫妻拍摄了问候视频给对方看。

“这个疫情持续了十多年,我参与了3年。”仝小林介绍,当时患病人数多,死亡率也比较高。最开始死亡率超过10%,后来在周仲瑛教授的团队的努力下,死亡率降到了百分之1点几,中医效果非常明显。

武汉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又潮湿又阴冷。

我国目前仅有企业破产法,被学界称为“半部破产法”,并认为造成了市场主体之间的地位不平等。

仝小林院士介绍,绝大部分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初期症状是相似的,多为发热、乏力、咳嗽、咳痰、气短、纳差、腹泻、情绪紧张等,中医治疗可将绝大部分症状“扼杀于初期”。“武昌模式”所得到的万余份反馈显示,绝大多数患者的症状都在短时间内得到改善。

深圳市人大法工委表示,这部分商事主体一旦遭遇市场风险,需要以个人名义负担无限债务责任,不能获得与企业同等的破产保护,无法实现从市场的退出和再生。

在成功救治王大爷之后,高磊的信心更足了。“其实这个病也没那么可怕,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是可以战胜它,救更多的人的。”此后一个月,他参与完成了16例危重症病人的救治工作。

“新冠病人康复可以采取中西医结合,西医也有很多有效的康复手段,但主要还是以中医为主。中医在康复方面具有优势”。仝小林院士说,中医在康复方面,除了汤药,还有各种非药物疗法,像针、灸、火罐、刮痧、药浴、食疗、五禽戏、八段锦等体育疗法以及心理疗法。综合治疗,是病人恢复的有效手段。

在多次疫情防治中发挥重要作用

“通过对病人的观察,结合环境因素,我们基本考虑这个病的病名叫寒湿疫”,仝小林院士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新冠病毒是个嗜寒湿的病毒,在寒湿的环境存活的时间长,在武汉湿冷的环境下比较容易传播。

3月20日,“深圳探索建立个人破产制度”获得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支持。该条例草案已于4月底首次提请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一次会议审议,6月2日至18日是各界意见建议的反馈期。

这个病中医病名叫寒湿疫

征求意见稿也规定,合理的生活必需品和费用可不用于清偿债务,对债务人有特殊纪念意义的物品、社会保险金以及最低生活保障金等也属于豁免财产。

这么多人服药,不良反应在所难免。为了更好地指导居民服药,仝小林团队又与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刘保延教授团队合作,紧急开发出一款手机APP,刘保延教授在后台投入了几百名后方医生,通过这个平台一对一远程指导病人服药,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武汉本地医疗资源不足、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的困境。

他看到的初发病人,舌质淡,舌苔白厚腐腻,困乏无力,发热但热度不高或不发热,咳嗽胸紧,没有食欲,恶心甚或呕吐,腹泻,这是典型的寒湿郁肺和寒湿困脾的表现。

仝小林一到武汉,就直奔病房、急诊留观、发热门诊看病人。他首先要判断这个新发的病到底是什么病。

“新冠肺炎病人出院后,现阶段就是一个瘥后防复的阶段”,仝小林说,从病人的表现来看,即使是核酸检测阴性了,也不发烧了,但出院以后还会有一些不同程度的相应症状,如乏力,肌肉酸痛、食欲不好、心慌、气短、胸闷、盗汗等,所以需要进一步康复调理。出院的重症、危重症病人,他们的肺损伤是比较重的,部分患者后期肺功能的恢复和解决肺纤维化的问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这可能要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

另一次是SARS暴发。“当时我在中日友好医院,是中医、中西医结合医疗组组长,除了中西医结合治疗200多例外,我们用纯中医治疗了11例,效果都很好,发热、咳喘等症状明显得到了改善,病人的病程也缩短了不少”。

深圳市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表示,之所以定为“个人参加社会保险连续满三年”,是考虑到深圳作为移民城市,实际居住人口数量远远超出户籍人口数量,一般参加社会保险连续满三年的实际居住人口不仅相关的财产登记、社会保障等信息已基本完善,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出现“来深避债”的情况。“债权人被欠50万元以上”则是与国际惯例接轨,以防止小额债权人滥用破产程序。

可将大部分症状“扼杀于初期”

深圳市人大法工委表示,救济是个人破产制度的本质属性。征求意见稿就是要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来避免个人破产制度成为“老赖”的避风港。也就是说,只有债务人如实申报财产,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主动移交财产并配合处置,履行应尽义务、遵守相关行为限制决定,才能依法获得剩余债务免除。

第三次,就是本次的新冠疫情。他以院士的身份出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组共同组长。仝小林认为,在西医没有找到特效药及研发出疫苗之前,中医药在社区的早期介入、全程参与,对疫情控制特别是对社区疫情防控非常重要。他们根据武昌社区中医药防控的实践,和武昌区政府、湖北省中医院、刘保延网络信息平台一起,总结出了“武昌模式”,即通治方+政府搭台+互联网。这一模式,对未来新发、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社区中医药防控,对未来社区中西医结合模式,都有启迪。

另外,金融机构或者资金出借方往往要求经营者以个人或者家庭财产作为担保,这突破了法人有限责任原则和现代企业制度精神,也给高利贷、地下钱庄等非法融资渠道创造了生存空间。建立个人破产制度,能够有效厘清框定市场主体承担风险的责任,引导企业和社会公众增强对信用价值的认识,推动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新的工作环境和节奏都让初来乍到的高磊感到不习惯。“我们都知道要防护,可对于这个病毒的认识很有限,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展工作。”医疗队实行轮班制,医生需要通宵值班。日夜颠倒搅乱了高磊的生物钟,白天睡不着觉,晚上值班的时候特别难受,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加上连续的失眠使他缺氧并出现心悸、胸闷等症状。第一次通宵8个小时值班结束之后,脱下防护服的他,喝了两大瓶水才缓过来。

尽管依依不舍,第二天一大早,高磊还是毅然随队前往武汉。集中培训之后,医疗队开始进驻武汉协和肿瘤中心,接管了在这里开设的危重症感染病区。

“辨证论治、一人一方”是中医理想的用药模式。但“特殊时期,应先让每一个病人都吃上中药,阻断轻型向重型发展”。武昌区联系了当地及江苏两家药企,先后为武昌区提供了数万人份的汤剂和免煎颗粒,2月3日起在武昌全区大范围免费发放。每人份14天用量。

“这么多病人哪里来的?源头还是在社区。”到达武汉不久,仝小林与湖北省专家充分讨论后,拟出了一个宣肺化湿的通治方——“武汉抗疫方”,在主方的基础之上,分别针对发热、咳喘、纳差、气短乏力等症状,拟定了4个加减方。社区医生经过简单的培训就可熟练应用。

破产后是否所有债务立即免除了?征求意见稿规定,宣布破产3年后才可申请免除债务。在此期间,破产人应每年定期向破产事务管理部门和管理人报告个人收入、开支、财产等状况。如在此期间破产人违反相关限制行为,人民法院可延长其免责考察期。

仝小林介绍,中医非常强调治未病,治未病就包括了未病先防,已病防变,瘥后防复。

几千年的中医治疗这个新病到底行不行?有没有效果?即使是院士,仝小林出征武汉也肩负着巨大的压力。

1月24日,大年三十,仝小林院士到达武汉。42天,他奔波于发热门诊、留观病房、重症病房、方舱、隔离点、社区。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已更新到第七版,仝小林是制定中医治疗方案部分的牵头人;第一个被推荐使用的中药通治方——“武汉抗疫方(1号方)”,仝小林是拟方人。

同事建议他向队里申请休息,但高磊觉得这样会影响团队士气,也会连累到其他医生。“其实,那阵子觉得不适应的不只我一个人,大家都咬着牙不松劲,靠意志把困难克服过去。”他逐渐总结出一套适应工作节奏的“碎片睡觉法”来克服失眠问题。

如何避免债务人恶意逃避债务?征求意见稿规定,人民法院审查破产申请时,发现申请人“基于转移财产、恶意逃避债务、损害他人信誉等不正当目的申请破产”,或者“有虚假陈述、提供虚假证据等妨害破产程序行为的”,将不予受理。征求意见稿还规定了不予免除的债务、不予免责的行为、延长免责考察期、撤销免责等制度,以实现防范和惩戒破产欺诈行为的目的。

“个人破产制度”指自然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通过法定程序宣告该自然人破产,将其剩余资产公平分配给债权人,对未得到清偿的债权,免除该自然人继续清偿责任的一种法律制度。

会不会成为“老赖”的避风港

“宣肺化湿是个大的原则,在后来指导全国的中医治疗方案里都是以这个思想为主线”,仝小林说。

征求意见稿明确,进入破产程序后,债务人不能乘坐飞机、货车、轮船、动车上的一等以上座位,不能在三星级以上的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消费,不能购买不动产和机动车辆,不能新建、扩建、装修房屋,也不能旅游、供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不能租赁高档写字楼办公,不能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等。

高磊先后在武汉协和肿瘤中心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两个重症感染病区坚守了48个日日夜夜,直至3月31日完成任务安全返回福州。当剃掉头发和消瘦10斤的高磊踏入家门时,将近1岁的女儿已经不认得他了。“她以前是跟我最好的,我每次回家,她都会从房间里爬出来。但是现在我躺在她身边,她就会大哭,可能她觉得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高磊虽感遗憾,但并不觉得后悔,“因为只有远方的胜利才是对她们最好的保护”。

深圳这部地方立法的基本价值导向是,诚实守信的债务人在不幸陷入债务危机时,可获得个人破产制度的保护,并帮助其从债务危机中解脱出来,重新参与社会经济活动,创造更多财富。

2月12日傍晚,高磊所在的医院发布驰援武汉的任务,他第一时间报名。午夜时分,驰援武汉的名单公布,高磊赫然在列,此时距离出发前往武汉只有8个小时了。“其实,我是知道我老婆在背后偷偷掉泪的。”得知高磊报名之后,妻子并没有怪他,只是在给他收拾行李时反复唠叨着“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这一晚,小夫妻俩都没能入睡。高磊一直抱着自己10个月大的女儿,“我自己两岁的时候就失去父亲了,我当然不想我女儿也跟我经历同样的不幸……”

自疫情发生以来,高磊始终关注着疫情的动态。作为一名年轻的医务人员,他自知责无旁贷,随时准备奔赴战“疫”一线。

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新冠肺炎康复门诊,仝小林院士拿起艾条亲自示范。他说:“康复门诊对新冠肺炎病人的整体恢复来说是个福音。”

仝小林介绍,新中国成立以后,有四次大的瘟疫,他参加了三次。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国发生流行性出血热,当时仝小林正在读首批国医大师周仲瑛的博士。

高磊所在的病区收治的全是危重症病人,这对于刚工作3年的高磊无疑是一个严峻的挑战。82岁的王大爷入院时双肺已经是严重感染,并引发全身多器官功能障碍,救治难度非常大。高磊积极配合上级医生开展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纤支镜吸痰等高感染风险技术对王大爷进行抢救。尽管这些操作在日常工作里,高磊已经驾轻就熟,可是面对传染病患者,进行同样的操作却大大增加了医生被感染的风险。“作为医生,你别无选择,只能知难而上,把病人救回来。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高磊说。

免责考察期满,破产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免除剩余债务。由管理人(指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债权人单独或共同推荐的破产管理人选)对破产人是否存在不能免除的债务以及不能免责的情形进行调查,征询债权人和破产事务管理部门意见,并向法院出具书面报告,最终由法院裁定是否免除剩余债务。

“我的信念来自于对中医疗效的确信,因为自古以来中医在数百次的疫情中都是中流砥柱,对中华民族的繁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个人破产制度建立与深圳实际需求有关。在深圳,除个体经营者外,近年来大量自然人以个人名义直接参与到商事活动中。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底,在深圳登记设立的商事主体为329.8万户,其中个体工商户为123.6万户,占比37.5%。还有大量自我雇佣的商事主体以微商、电商等形式存在。

“武汉的病人不容易”,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仝小林院士深深挂念的是武汉的病人。

征求意见稿规定,债务人必须已连续三年缴纳深圳社保,债权人被欠50万元以上可提出对债务人破产清算。

仝小林迅速定下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原则:宣肺化湿。即针对寒湿郁肺、阻肺,要宣肺解表,散寒透邪;针对寒湿困脾,要避秽化湿,健脾化痰;同时,针对疫毒损伤肺络,痰瘀阻络,要解毒通络。尽管由于地域、体质、基础病、药物干扰(西药、中药)等,在疾病发展过程中会出现很多变证、坏证,可以化燥、化热、伤阴等等,但这个病是个阴病,以伤阳为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