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

怎样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

中国文学史是中华五千年文学成就的缩影,不仅因其全面反映了中国文学的发展脉络和学术成果,也因其所涵盖的中华人文精神与文化特质而为国人所看重。11月18日本报刊登了《文学史的另一种写法——关于〈剑桥中国文学史〉和〈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在对谈中,国家图书馆原馆长、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詹福瑞指出:“据我了解,我们自己编的中国文学史,很少会被翻译到国外去。”那么,中国文学史如何走向海外?

在内容上,雷鸟科技抛弃了传统电视“千人一面”的内容传播模式,改为通过AI分析不同用户的不同喜好,针对性地推荐不同的内容。根据雷鸟官方介绍,使用AI推荐算法后,TCL智能电视系统的用户点击率提升了三倍以上。

比如上世纪80年代盛行的DOS操作系统由于操作门槛过高,随着互联网普及,逐步被图形化的Windows系统所取代;随着2007年iOS的推出,大屏触控交互,逐渐取代了以Symbian为代表的键盘交互。

作为一家仅成立两年的企业,雷鸟能取得如此成就,决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运气比较好。相反,这正是雷鸟将电视行业的“道与术”融会贯通的体现。

“这就需要编写一部真正能够反映中国文学史发展面貌的文学史。”方铭认为,“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复原中国文学史历史原貌。”比如赋是一种独特的文体,但如果以西方文学本位立场来看,就会陷入赋究竟是诗歌还是散文的分类困境,必须在中国文学本位的立场上才能认识到赋的独特性。“其次是如何克服20世纪以来中国文化、中国学术体系中西方带来的影响。”与西方不同,中国在近代以前有自己对文学的认知,其文学具有文史哲合一的特点,这体现为“义理、考据(历史)、辞章”的三位一体。“编写一部好的海外文学史,需要建立在编写一部好的中国文学史的基础上。”方铭总结,“如果要恢复中国的话语体系,需要做大量艰巨的清理工作,但也是迟早要做的。”

根据雷鸟公布的数据,“雷鸟联盟”目前已经和TV、OTT盒子等11家厂商展开了合作。未来三年内“雷鸟联盟”内的终端激活量预计将突破1000万台。

此外,对比通用互联网每一个细分领域都能有大量的红利,诞生了诸如微信、美颜相机等专业应用。反观场景互联网上的“场景”偏少,主要的渠道都被系统服务商与电视厂商把持,因此,在应用的方向上,也会让雷鸟更加集中。比如,VUI语音交互就算得上是思考应用方向的一大成功。

2019年8月30日,雷鸟科技在深圳召开媒体沟通会,宣布成立“雷鸟联盟”,根据雷鸟的介绍,“雷鸟联盟”的目的是依托于雷鸟在电视领域的优势,联合硬件厂商,共同挖掘电视的潜力。

反观雷鸟科技则敏锐地意识到了产品进化的这条线路,提出了AI交互革命的理念。2019年,我们见到了由TCL电子产品中心、TCL工业研究院与雷鸟科技共同研发的集大成之作——TCL·XESS智屏。

即便是欧洲,其创作中国文学史的历史也要比中国早一些。现知最早的中国文学史是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于1880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纲要》。“1901年,英国学者翟理思出版了《中国文学史》。而德国更是欧洲中国文学史编撰的重镇,如顾路柏、卫理贤等人的作品。”武汉大学教授李松说。

海外学者限于其阅读能力和文化隔膜,常常只研究一个很小的领域,很难在长时段的视野下把握中国文学史,其影响也主要集中在国内外高校。虽然如《哥大史》和《剑桥史》呈现了欧美最新的研究成果和最前沿的学术动态,但也并非没有争议和错误。如在总体框架上,它们都缺乏对中国古代文学或中国文化史的总体框架和面貌的描写。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柯马丁和华盛顿大学教授何谷理还曾合撰了一篇言辞十分严厉的批评文章,直接质疑《哥大史》不是“中国文学史”。而且虽然这两部文学史都宣称适于普及,但实际影响仍以高校与研究为主。海外普通读者如果想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极少会通过这样专业的研究型著作。而如果泛泛而谈介绍中国文学,则又容易流于浅显,普通读者无法真正领会中国文学精神及其特质,更毋论文化隔膜带来的常识错误和不同文化背景带来的理解偏差。

纵观人类科技发展史,每次产品进化时,伴随而来的最显著的标志,一定是交互的进化。

TCL·XESS智屏最大的亮点就是搭载了VUI语音交互以取代传统的GUI图形交互,顾名思义,VUI语音交互就是用户与TCL·XESS智屏通过对话进行交流。

财报之外,雷鸟科技还接连获得行业的高度认可。2019年9月24日,GFIC2019全球家庭互联网大会上,雷鸟科技荣获“行业突围独角兽奖”;10月31日,2019全球未来科技大会上,雷鸟科技荣获“2019年度最具投资价值企业”;12月8日,成为钛媒体2019“年度最具潜在投资价值企业”之一;12月10日,入选2019猎云网“年度最具独角兽潜力创新企业TOP 20”;12月10日,入选《2019中国华南新经济行业准独角兽榜单》。

当我们从这个角度反思雷鸟科技就能发现,雷鸟在AI、“雷鸟联盟”的“术”下,深深的隐藏着场景互联网的“道”。

根据李宏伟的介绍,场景互联网是指在智能电视、智能音箱、智能手表、智能眼镜、家庭IoT等场景、设备上的互联网。

虽然现阶段大部分电视厂商都意识到了,由于大屏具有先天优势,未来必将成为IoT的控制中枢,开始疯狂“造链”。但是雷鸟科技看得更深一点,将用户的需求与IoT设备、AI能力三方结合,带来了IoT体验质的升级。

此外,在使用电视的细节上,雷鸟科技也极尽“AI”之能事。

“要把中国文学在他国语境中本土化,消除语言与历史带来的文化隔阂。要以外国人听得懂的表达方式来书写中国的形象、情感、形式与修辞。在编撰者的组合上,最好能够以中外合作的方式联合进行,从而互通有无、扫除盲点、优势互补。”李松说,“应当着眼于宏观的全球史互动与融合,将中国文化置于世界文化体系之中,将中国文学还原到世界文学的历史实际状况,突破中西二元对立思维带来的思想窠臼。”“编写一套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确实有其必要性。”陈文新总结,“不过,鉴于以上原因,也不必操之过急,应当缓缓图之。”

“‘东海西海,心理攸同’,但中西文学之间,毕竟存在诸多区别,而一个小小的不同,就可能造成巨大的理解障碍。本土学者中,有能力写出中国文学史的人不少,而有能力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的人不多,原因在于,这些学者对域外文化和文学的了解并不完整和深入。在世界文学的视野下叙述中国文学,不仅要深入了解本国文学,也要深入了解域外文学,比较的眼光和能力不一定形诸文字,却一定要内化为一种视野。”陈文新说。

从财报来看,雷鸟科技所推行的AI融合智能电视发展思路收获了不俗的成果。

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再反思雷鸟科技推出的一系列革新技术,也就都有了理论依据。比如雷鸟所畅想的台灯,根据消费者的使用场景变换色温,就是雷鸟考虑到了在客厅这个单一场景下,消费者的需求也会变得集中,运用逆向思维,即可牢牢地把握住消费者的需求。

打造繁荣的生态是雷鸟成为巨头的第一步

海外学者以域外理论视角与方法观照中国文学,扩大了中国文学的世界影响力。但相较于《哥大史》《剑桥史》在国内的广泛影响,本土文学史在西方世界的影响却是平平。那么,是否有必要编写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

作为准独角兽的雷鸟科技,无论是战略思维还是产品导向,都已具备了革命家的气魄,想必在未来的发展中将带给电视行业不同以往的发展思路。

从产品和动作上看,雷鸟科技的AI、“雷鸟联盟”似乎仅仅是科技公司的常规操作。但是当我们仔细分析电视产业后,就会发现,雷鸟已经领悟到了电视进化道路的暗线——场景互联网。

区别于手机、PC等通用互联网主要为消费者营造场景,在以智能电视、智能手表为代表的场景互联网下,“场景”变为单一的客厅、手臂,因此,场景互联网主要研究的将是“人”。

2019年上半年雷鸟科技总营收达2.5亿港元,同比增长63.3%,其中视频付费分成及会员卡收入同比提升45.7%,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6.6%,增值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69.5%。2019年上半年雷鸟科技净利润达7759万港元,超去年全年净利润水平,净利润率达到了30.7%。

综合来看,雷鸟科技不光意识到了电视行业将迎来一次交互的突破,更身体力行地将AI融合进了电视当中,实现了高维度的突破。

打破西方中心主义的倾向

2019年11月24日,雷鸟科技CEO、TCL工业研究院副院长李宏伟在“2019年网易未来大会”“未来数字生活论坛”上首次提出场景互联网的概念。

这两条线索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雷鸟科技独特且高门槛的电视发展思路。因此,对比目前电视行业主流关注的性价比、硬件的产品策略,雷鸟科技早已进阶到了“产品革新”的阶段。

举个例子,根据雷鸟的设想,在未来,当系统在晚上检测到孩子在看动画片的时候,可以自动将台灯的光源换成暖色调,保护孩子的眼睛,这就比只会通过App开灯的大多数IoT厂商走得更远了一些。

突破中西二元对立思维

AI交互打造产品灵魂

一旦“雷鸟联盟”成为电视行业的主流之后,雷鸟既可以凭借着优秀的AI技术、海量的独家资源给用户带来价值,又能凭借高市场份额为合作伙伴带来可观的分成,同时又保证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可谓一举三得。

区别于现阶段体验极度分裂的语音交互方式,雷鸟科技推出的“VUI+语音”,可以做到唤醒、找片全部都通过语音实现,带来了聚焦、沉浸、高效的交互体验。

在中华文化走出去的当下,文学史作为海外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学的一扇窗口,也应当为中外文明交流互鉴发挥其作用。此外,19世纪中期以来,中国一直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如何立足中国立场,向海外介绍友好中国、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是新时代文化建设的应有之义,也是一项悬而未决的历史任务。文学史走出去,可以为此迈开有力的一步。

不论PC、手机还是电视,想要获得产业的繁荣,都离不开生态的建设。因此在构建极具前沿性的软硬件的同时,雷鸟科技也没有忽略电视的生态。

与海外学者编写中国文学史相比,实际上中国学者对作者、文本和文献有更好的把握,但要编写一部面向海外的中国文学史也面临不少困难。

雷鸟捷足先登的根本是将“道、术”融会贯通

在这个时间点上,雷鸟力推“雷鸟联盟”不言而喻——凭借着高门槛的软件技术与开放共赢的态度,雷鸟很有可能成为电视行业的灵魂。

中国传统的哲学观点认为,仅仅有“术”并不意味着一定可以实现心中的抱负,加上“道”,才能做到天人合一,这就是所谓的“道统领术,术服于道”。

(本报记者 刘剑 本报通讯员 张嘉宝)

而中国人自己编写文学史已经是1904年的事情了。林传甲于这一年开始撰写《中国文学史》,开启了国人编撰文学史的先河。此后,国内如雨后春笋般地诞生了诸多文学史著作。但是,由于国内文学史的起步较晚,受当时日本与西方近代思潮的影响,不仅在文学史观上以进化论为主,而且不可避免地参照了海外著作的撰写模式和方法,表现出鲜明的西方中心主义倾向。这也是2015年6月25日本报《我们该不该回去?——“文学史研究是否应该回归中国文学本位立场”对话实录》一文所探讨的内容。

而在电视领域,即使“新势力电视企业”推出拥有各种噱头的电视产品,其根本的交互方式也没有摆脱近百年形成的电视交互逻辑惯性。

20世纪50年代以后,国内文学史开始较多受苏联影响。与此同时,美国和韩国开始出现了大量中国文学史。韩国的文学史大多是在中国学者相关著作基础上改写而成,但也有较优秀者,如丁范镇、金学主等人的著作。“美国是二战后出版中国文学史最多的国家。”李松介绍,“如陈绶颐、柳无忌等。而尤以梅维恒主编的《哥伦比亚中国文学史》(以下简称《哥大史》),孙康宜、宇文所安主编的《剑桥中国文学史》(以下简称《剑桥史》)在国内最为知名。”“《剑桥史》《哥大史》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这两部书的主编和作者大多是北美汉学界的精英,所以必然受到学界重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刘倩说。这两部书近年译介进国内以后,对国内学界产生了很大震动,而重新书写文学史的呼声也更加强烈。

李松也表示,不同民族、国家的人民有什么共同的文学趣味,如何选择既有中国民族特色与传统底蕴,又能拨动异国接受者心弦的作品和人物,编撰者有必要从世界文学与文化的高度着眼,从比较文化与比较文学的实践入手,寻找中外文化、人性、情感、价值观以及文学思想与艺术的共识,从而针对性地提供适销对路的文学史。

立足中国立场,讲好中国故事

“海外中国文学史著作的写作,起步早于汉语中国文学史著作,而以日本学者的著作数量最多。”长江学者、武汉大学教授陈文新介绍,“1882年,末松谦澄写的中国文学史,是日本开创之作。”此后,日本学界陆续推出了多部中国文学史,足有四五十种,如笹川种郎、前野直彬等人的著作。

中国学界结合汉语国际教育编撰了一些简易的文学类入门读物,但从宏观性、体系性角度编撰的中国文学史却十分少见,对国际交流而言是一种缺憾。而国内文学史的海外传播也有限,目前可知复旦大学教授骆玉明的《简明中国文学史》已有英译本。相较于国内学界对海外中国文学史的引入与重视,国内文学史对海外尤其是欧美学界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方铭指出,国内编写的文学史教材在东亚文化圈有一定影响力,据日本、越南等国的北京语言大学留学生介绍,有的老师在授课时会使用中国本土的文学史作为参考。

如果我们将视线拉回到12年前,就会发现,雷鸟推出的“雷鸟联盟”,与Google联合手机厂商建立的开放手机联盟简直如出一辙——同样都是由行业翘楚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内容生态。

根据国泰君安预测,2019年上半年,我国智能电视(不含OTT盒子)总激活量达到了2.03亿台,预计未来每年将会以3000万左右的单位增长,截止到2022年,智能电视的激活量将达到惊人的2.8亿台。

再加上,5G浪潮来临后,手表、眼镜等小微产品的高负荷计算可以交给云端,更可以释放场景互联网的潜力。

事实上,建立“雷鸟联盟”不仅仅将有可能帮助到友商,以Android为前车之鉴,我们也看到了“开放”对于整个行业的推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