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如临深渊珍爱网杀猪盘与质疑声并存裁员关店与投诉退款并行

“杀猪盘”频现,让珍爱网屡遭质疑。而受疫情影响,裁员、关店等也正一步步将珍爱网推入深渊。

4月15日,钱江晚报报道称,用户小莉在珍爱网相亲之时,遭遇到了“杀猪盘”,两天被骗40万;月初,据1818黄金眼报道,有用户在珍爱网同样遭到了“杀猪盘”,被骗119万。而据温州反诈中心消息,3月底,温州就有5名女性在珍爱网遭遇了“杀猪盘”,累计被骗金额上百万元。

据黑猫投诉、聚投诉显示,如今关于珍爱网的投诉已经累计超过4500条,其中“要求退款”、“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等字眼比比皆是,上文中提到的“审核不严”等问题同样被大量提到。而聚投诉中的珍爱网集体投诉专题累计访问量已有17万之余。

作为平台的珍爱网,一时之间成为了众矢之的,用户直指其存在着审核漏洞。

在多年的耕耘下,珍爱网已成为国内头部的相亲平台。据珍爱网官网显示,截止2019年11月,珍爱网会员注册量已经突破2亿,在全国一/二线城市拥有53家专业的线下服务门店,拥有5000位受过婚恋心理培训的红娘。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崔某起诉江某、深圳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珍爱网公司”)、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简称“珍爱网东莞分公司”)涉嫌侵权。崔某称,在珍爱网相亲时遭到了对方的欺诈行为,并质疑珍爱网平台存在着疏于审查的情况。法院判定为崔某胜诉。

珍爱网这次还能挺过去吗?

3月初,有用户在脉脉平台上爆料称,珍爱网将关闭53家直营店中的18家,占线下门店的35%,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大量的裁员,这18家门店的员工都将面临遣散。

据了解,在线下门店中,珍爱网的会员费用往往超过上万元,而线上会员费用同样也不菲。但用户获得的,更多是与其付出所不相匹配的结果。

除了疑似存在审核漏洞,滋生“杀猪盘”等不法行为外,珍爱网还遭到了用户无尽的质疑。

但基于不少用户遭遇“杀猪盘”,外界有声音质疑珍爱网的审核机制存在着缺陷,从而滋生了不法行为。

推向深渊的“非议声”

和讯科技发现,在珍爱网贴吧中,就有不少出售珍爱网账号的行为,而进一步了解下,操控“杀猪盘”的犯罪分子的账号或许就是非法账号,该类账号往往不需要再次认证。账号交易的出现,无疑是珍爱网在账号管控方面存在着缺陷。

据了解,珍爱网明确以“品牌专业真实”为宣传,并标注“真实”即诚信会员验证体系;以“完成认证加诚信箱。安全、诚信、真实。做一个有诚信的人,提高被搜索的几率”为宣传标语,突出显示“安全、诚信、真实”字眼,明确承诺向用户提供真实信息。

显然,珍爱网正在遭遇严重的危机,其强烈依赖线下直营门店的商业模式也在让它雪上加霜。而珍爱网营收最为重要的部分也正是上文中提到的会员费用。但在线下裁员关店之下,线上遭遇大量投诉退款,珍爱网的口碑与资金无疑迎来了巨大的压力。

如此多的投诉,无疑让珍爱网的口碑跌至“冰点”。

除了质疑声与投诉外,让珍爱网感到焦虑的还有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

而一直以来,O2O直营营收是珍爱网的核心业务板块,据蓝鲸财经报道,按照业界对于平时珍爱网直营门店的运营成本预估,此次闭店将导致重度依赖线下门店的珍爱网每个月的损失至少在两个亿以上。

天眼查资料显示,珍爱网成立于2004年,是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网站,其创始人及董事长为李松。